当前位置:土豆网 > 俄罗斯遭禁赛四年 一场缘起禁药风波的政治角力?

俄罗斯遭禁赛四年 一场缘起禁药风波的政治角力?

  俄罗斯遭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赛四年

  俄罗斯遭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赛四年

  一场缘起禁药风波的政治角力?

  ■本报记者 谢笑添

  从里约奥运会被禁止参加田径与举重等部分项目,到平昌冬奥会遭集体禁赛,俄罗斯体坛早已深陷禁药风波的泥潭无法抽身。如今,事态的发展似乎已到了无法收拾的田地。

  在本周一于瑞士洛桑召开的特别会议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宣布对俄罗斯禁赛四年。这意味着,俄罗斯不仅将缺席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等重要赛事,也不能举办任何国际大赛。其间若有俄罗斯运动员能自证清白,也只能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不出现国旗、不奏国歌。这是俄罗斯体坛与WADA间的又一次正面交锋,在重磅罚单公布后不久,俄罗斯方面即宣布将提起上诉,此案将提交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审理。

  又一次剑拔弩张前,双方其实曾一度显露出缓和之势。一年前,经WADA批准,被指控在政府扶持下组织运动员集体服药的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已正式恢复运作。作为条件,俄罗斯方面需移交莫斯科实验室的数据。这一行为曾使WADA遭受西方主流媒体的批评,认为该机构在俄罗斯问题上的态度太过温和与妥协,直到WADA发现“俄罗斯方面提交的数据并不完整,且有人为篡改的痕迹”。

  俄方承认禁药问题但反对“政治化”

  WADA的诉求看上去似乎并不苛刻,时至如今该机构仍秉承着“只要莫斯科实验室提供完整的原始数据,禁赛处罚可以商榷”的态度。但俄罗斯体育部长科洛布科夫的回应却是:“WADA的结论是基于加拿大律师麦克拉伦的调查和2016年叛逃至美国的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前负责人罗琴科夫的告密。”在他看来,罗琴科夫提供的数据是违法且真实性存疑的。而相较于只是否定WADA评判标准的科洛布科夫,俄罗斯的政府高层及主流舆论则要强硬得多,被提及最多的词就是“政治阴谋”。

  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WADA采取的相关决定违背奥林匹克宪章,俄方有理由就此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起申诉。他指出,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不应具有集体性质并涉及与违法行为毫无关系的人员,因此俄方有理由认为,WADA采取这一决定不是旨在保护这一领域,而是具有政治特点,与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毫无关系。

  “做决定、惩罚、禁赛……周而复始,所有兴奋剂丑闻好像一部没完没了的反俄连续剧。”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认为,这是WADA长期以来反俄政策的延续,是“歇斯底里的表现”。只不过,他也无法否认的一点是,“俄罗斯确实存在着严重的禁药问题”。

  重磅罚单的公布对于俄罗斯体坛无异于一场灾难,该国知名体育网站“sports.ru”甚至一度将标识由彩色改为黑白。颇具国际影响力的新闻网站“今日俄罗斯”在《WADA对俄罗斯的禁令,一场窃取所有运动员梦想的政治战争》报道中,以“新冷战”一词形容该国如今的处境,并认为“这一事件中,政治因素的影响是无法剔除的,WADA显然更偏向于西方成员的意见”。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则搬出了美国作为论据,直指WADA长期以来的“双重标准做派”——“有美国体操运动员一直以医疗为借口使用兴奋剂,并借此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却并未遭到处罚。”

  部分人的错是否该由所有人承担?

  无论背后的真相如何,一旦禁赛正式施行,这一切都需要运动员来承受,其中部分人算得上咎由自取,但总有部分人清白且无辜。这也就是为何当美国反兴奋剂机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泰加特呼吁着,要让包括那些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一同被禁赛以警示俄罗斯时,美国拳王小罗伊·琼斯却将这称为一场灾难。

  “(禁赛)将夺走所有运动员的梦想,他们中的一些人与禁药并无关联。”作为运动员,琼斯的看法不止于感同身受这么简单,他意识到了在这场讨论中很少被提及的一点,“在很多运动里,禁药是不起作用的,你可以处理禁药的源头,哪怕是在那些禁药泛滥的项目里(对俄罗斯运动员)集体禁赛,但部分人的错不该让所有人一同承担。”在花样游泳、艺术体操等打分项目中,禁药对于提升成绩并无太大帮助,甚至可能适得其反,而恰好,以上均为俄罗斯选手长久以来统治的领域。

  俄罗斯奥委会主席波兹尼亚科夫则直指WADA的制裁“分寸失当、过于严苛”。他表示,俄方反对对未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进行限制,认为通过正当拼搏获得国际大赛参赛资格的俄运动员应当享受与外国运动员相同的待遇,但WADA的决定剥夺了他们的权利。

  诚然,只要将俄罗斯运动员“一锅端”的建议未被采纳,奥运会的大门仍会向这些领域的俄罗斯运动员敞开,但“中立选手”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创伤。“当运动员们带着奖牌回家,他们会发现,这些奖牌是不完整的。因为当他们站上领奖台时,国旗不曾升起、国歌不曾奏响,俄罗斯体育的成功也不会被世界认可。”“今日俄罗斯”如是写道。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会怀揣着如此伤感的情绪,正如俄罗斯冰壶联合会主席德米特里·斯维什切夫所言,“大家都已习惯了这种状态,在上一届奥运会就经历过。至少,我们仍可以举着奥林匹克的旗帜参赛。无论何种制裁,我们代表的都会是俄罗斯。” 【编辑:田博群】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